天映娱乐网 >> 最新文章

农业险何时走进寻常农户家贝蒂米勒

2019-10-16

突如其来的禽流感疫情,让莱芜市的鸡、猪、蛋的价格大幅下降,农村养殖户承受了不小的损失。疫 情再次把人们的目光聚焦到了农业险上:在灾害面前,谁来为农业承保?“十年致富奔小康,一场灾害全泡汤。”这是对目前农业的真实写照。但农民参加农业险依然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。

保险业蒸蒸日上 农业险节节下滑

记者从市保险行业协会了解到,10年来特别是近几年,我市保险业发展突飞猛进,保险公司由原先的1家独立经营,发展到目前的10家,保费由原先的2000多万元剧增到目前的4亿多元。而与之形成强烈反差的是,我市的农业险却呈节节下滑之势,甚至出现了保险公司基本退出的窘境。

农业险经历了一个由盛至衰的过程。据市保险行业协会郭心春秘书长介绍,在2000年特别是1995年以前,我市的农业险非常火,农民养鸡养鱼等都参加养殖保险,加上麦场火灾、经济作物等保险,农业险险种达30多个,使农民得到很大实惠。但自1995年以后,农业险是一年不如一年,逐渐淡出了保险公司的视野。在目前的农村,除了金牛家庭财产保险和麦场火灾险还在开展外,人身险也有较大下降。而各种经济作物保险和养殖保险已基本停止。

农业需要“保险伞” 保险公司谈“农”色变

“和城市居民相比,农民承受风险的能力相对较差。因此,大力发展农业险,是解决‘三农’问题,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一环。”郭心春认为。

据市农业局、统计局资料,干旱、狂风等自然灾害给我市农业造成的损失每年都在3000万元至4000万元,畜牧业面临的市场风险也与日俱增。广大农民期盼农业保险来“遮风挡雨”。

然而,令人尴尬的是,一方面一些农民虽然有农业保险的愿望,但往往投不起保险;另一方面,保险公司不开办农业保险业务,使得农民投保无门。

保险公司之所以不愿涉足农业险,是因为农业险“稳亏不赚”。据郭心春秘书长介绍,长期以来,我国一直以商业性保险办法经营农业保险,并未把农业保险作为农业保护措施和一项政策性业务对待,而只是作为商业性业务的一个附属。结果因风险金不足、没有保费补贴以及保费筹措保护性政策,而形成了政府组织难、保险公司经营难、农民交费难的“三难”现象。按商业化运作制定费率,农民买不起;按农民可以接受的标准制定费率,保险公司又赔不起。使得农业险成了“烫手山芋”,无人敢接。

低谷孕育市场前景 政策支持非常关键

一保险公司负责人认为,开办农业险,政策的支持非常关键。政府应充分发挥宏观调控职能,从“财政受得了,保险部门承担得了,农民接受得了”三方面重新定位农业险,从税收、法律法规等方面着手,为农业险创造一个宽松的空间,尽快分层次、分险种恢复和发展这项业务,建立一个确保农业持续发展和农村长期稳定的保障机制。

目前,我省开展的农业险试点工作,让农民看到了希望。据了解,我省已在东营、泰安全面开展农业险试点工作,林业、烟草、花生等几个险种的试点也已展开。其中,奶牛保险试点工作进展顺利。在泰安,每头奶牛保费200元,由区、乡镇和农户按3:2:5的比例分担,保险金额4000元,目前参保奶牛已超过万头。

苹果苗品种

北京代理记账

上海纸币回收

友情链接